煙柳斷腸處。

致那些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Plurk@g014a01a

0815

學習對她而言一向不是難事,大至各國語言,小至零零雜雜的,偶爾一時興起想學的小把戲。
——除了烹飪。
明明單身了那麼多年卻只勉勉強強練了幾道家常菜,色香味俱缺外有時甚至可說是難以下嚥,因此她的三餐大多是以外食或五花八門的料理包解決,哪怕再吃下去她覺得她的腎會提早壽終正寢。
餐桌上被煮成好似五穀飯的綠豆湯實在礙眼,心一橫便倒進了廚餘桶。「要是每天回到家就有可愛的女孩幫忙做飯就好了呢。」異想天開的事顯然不會發生在她身上,她在心中暗暗發誓下回不要再嘗試錯誤,如果還有下回的話。


080,


►原創
►無CP向
►續此 https://www.plurk.com/p/ma9l02


有時人跟人之間的相遇是從一場偶然的邂逅開始的,起初誰也沒想到萍水相逢的人會如此投緣,驀然回首才感慨緣分之精妙。某些人事物就真的好比在彼此的生命中播下種子、生根、拉拔長大,最終茁壯成難以撼動的存在。

幾次會面後Elaina得知了那天伸出援手的陌生女子名叫Tao,中性的名字中性的長相,是近幾年低調,卻仍小有名氣的首飾設計師新秀,偶爾作品也會刊登在她負責的那本雜誌上。

「所以那時候之所以會借妳傘只是因為那期雜誌上有我的作品,我可沒那麼善良。」
「看得出來。」

她健談,善於交際,應對得體。
她則話少...

0725

兩人一起撐一把傘的時候,Talu總是會特別把傘傾向他嬌小的情人那側。除了紳士的習慣外,女孩纖瘦的身子總激起他強烈的保護慾,就算半邊肩膀被雨點打溼了也無所謂,他希望她能永遠好好的,就像他承諾過的那樣。
儘管他總是刻意若無其事的這麼默默做著,幾次下來還是逃不過心思細膩的女孩的眼,小力的拉了拉他的衣角,清秀的細眉微微皺起,需要仰起才能跟他對視的臉龐上寫滿擔憂。「不行,Talu這樣會感冒的……我會擔心。」
體貼的話語雖然依舊小聲,被瀏海遮住的碧綠眸子卻十分堅定——那是就像他對她一樣同等的在乎。


頓時被這份溫柔融化的開了滿山遍野的小花,伸手圈住人單薄肩膀,他看著因為距離突然拉近而滿臉通紅的女孩,臉...

;;Rain

;;Rain

/百合向注意
/伊藍(17) x 尹歌(38)

尹歌其實早有與貓作伴一輩子的覺悟。

倒也不是她對談戀愛這檔事沒興趣,只不過在年輕時的戀情通通以荒唐的方式收尾後,她實在懶得再去經營這種毫無營養的感情,倒不如把心力放在其他同等重要的事。

——反正她喜歡的是女孩子,沒有傳宗接代的壓力,家裡人知情後也不會逼迫她趕快找對象,生個乖孫子給老人家。

那就這樣吧,說實在其實久了也就習慣了。

四月初的綿綿細雨為街上行人的身子裹上層黏膩水氣,細碎的雨點沿着行人傘面滑落,整個世界也跟著蒙上層朦朧不清的灰藍色。

似乎是對潮濕的天氣感到煩躁,剛下班的尹歌匆匆穿過高峰時段熙來攘往的人潮,雨勢不大,就算她沒有帶傘也還過的去,...

0624


得知不用加班的消息後伊藍便將相處一天的Mac扔到一旁去,從書架上隨便抽了一本克莉絲汀的推理小說替代之,接著便好整以暇的坐到床上準備迎接難得的假日。


孰料才翻了幾頁便被剛洗完澡的人打斷,坐上腿的動作熟練的彷彿被寵慣了的家貓般理所當然,她也順勢摟上散發清爽肥皂香的身軀,僅隔了層浴袍的擁抱讓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人的體溫,安心感頓時膨脹到開了花。「明天不用上班?」尹歌向來不會直接的向她撒嬌,但言下之意就是要她陪陪她。不禁被可愛到笑了出聲,彎了彎唇,輕輕在人還附著水氣的臉龐上親了口。「陪妳正好。」


至於那本小說早已被扔到一旁的床鋪上——溫香軟玉在懷中,誰還在意兇手到底是誰?


———

感覺滿常...

粉色或灰色01


►原創
►無CP向
►粉色或灰色 01


朝雨浥輕塵。

這個時節的天氣總愛騙人,久久去一趟公司,晴朗的假象卻在半路上便本性畢露,雖然陽光下被染成金色的雨絲挺詩情畫意,但在手上塞滿她嘔心瀝血之作的資料袋隨時有可能被淋濕的前提下,她實在提不起興致去欣賞。

淋了點雨不打緊,完美主義如她絕不允許工作上出差錯。

肩頭的布料被打濕成深色的一塊,一頭醒目的金髮也塌成一縷縷貼在臉上,百般無奈下只好找了個公車站遮蓬躲雨,偏偏路線又和自己的目的地不合——生活就像一齣喜劇恰好驗證了她現在的處境,她還真沒想過老天爺會那麼愛和自己唱反調。

「妳看起來需要幫忙。」也許是注意到了她的窘迫,一道清冷的陌生女聲...

雨過天晴

就像隻慣於漂泊的候鳥。

梅雨季的黏膩感不影響搬入新家的好心情,將為數不多的行李隨意的放至一旁,她掃視了下寬敞的室內空間,滿意的瞇起一彎淺藍色:以白色為主色調的裝潢令人心曠神怡,採光明亮,打磨過的木質地板踩上去十分舒服,沒有過於繁雜或不必要的設計,相當符合Elaina對簡潔感的要求。

Elaina向來對來到新環境的新鮮感有說不出的迷戀,也許是想讓被瑣事磨到褪色的生活有些新意,也許是一切重新開始的錯覺能讓她暫時對過往的遺憾與愧疚視而不見,總之她鮮少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很長一段時間,儘管穩定事業帶來的收入買房子是綽綽有餘,她還是習慣每隔一段時間便到不同的城市租下新房子,哪天膩了又換另一個地方的模式。

喜新厭舊...

*原創

*百合向


同居30題-28. 一方受輕傷


———


謹慎如尹歌偶爾也會有恍神的時候,回過神來手上就被刀子割了個不深的口子,雖然疼的讓人蹙眉卻也只是需要縫個幾針的程度,於是她沒有打電話打擾最近忙的水深火熱、已經兩三天沒回家的情人,而是自己上醫院去,自己照料傷口,一如她還是單身時的那好幾年般。


幾日後伊藍終於像倦鳥歸巢般回到她身旁,在尹歌在門口迎接她並給予擁抱的短暫片刻便注意到她手上纏著的紗布。藏不住開心的唇角微揚頓時斂了幾分,儘管眼窩上的黑眼圈透露了疲累程度卻也不打算先歇下,洗淨雙手便說要幫她換藥。


「不嚴重的。」她看著鮮少露出嚴肅神色的情人輕柔的...

2

0604|〈情侶裝〉


偶爾派尼也會有需要新衣服的時候,這時候就需要來個人協助她更新一下衣櫃裡萬年不變的素色T-shirt。
她看著個子不高的女友在一件件衣裳中穿梭自如,而自己就宛如巨型芭比般任她擺佈,被推進更衣室裡換上各式各樣不同的穿搭,也許是短裙也許是長版衫,小孩子般玩的不亦樂乎。
白襯衫就不錯了。她其實想這麼說的,但那雙藍眸裡閃爍的認真實在讓她於心不忍,於是她選擇閉上嘴繼續當顆安分老實的大石頭派尼。
好一段時間後最後以一件簡單的大格子襯衫定案,摸著身上細緻的衣料恍惚中覺得有些熟悉,抬起眸映入眼簾的是女友身上一模一樣的樣式。
——原來是想挑情侶裝嗎?遲鈍的情感神經過了一會兒才想通,不禁無奈的搔了搔臉。回握上人興高采烈的拉...

3

0528

她從來沒那麼懊惱過自己不擅繪畫,否則她就能鉅細靡遺的畫下她的每個片刻——她今天裙子的顏色,蹙起眉思考的樣子、嘴角偶爾勾起的弧度,更多的是若有所思的恍神。

筆劃不多的兩個字裡被硬生生填入滿溢而出的情感,只能靠寫鈍的鉛筆筆尖一字一句紀錄在日記上得以抒發,每個筆劃或勾或撇都虔誠的像是某種儀式。

儘管大多數她們的互動都僅有眼神短暫的碰觸,或中規中矩的一聲問好,但光是那樣也足以讓她心情好上一整天,那是屬於單戀中的人才有的,盲目而容易滿足的喜悅,充斥了整個胸腔揮之不去。

——聖修伯里是怎麼描寫的?「你說四點鐘會來,我從三點就開始期待。」
她覺得自己就像小王子裡那頭忠誠的狐狸,心甘情願被她所馴養。


4
 
1 / 3

© 煙柳斷腸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