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柳斷腸處。

致那些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Plurk@g014a01a

Bittersweet

►原創

►自家孩子:伊藍 x 尹歌

►百合向注意



Bittersweet.

苦甜參半。

/

她們都是溫柔的人。

/

當跑醫院的次數逐漸大於出去玩的次數,有些事情不用說出口便已心知肚明。

她總是避免在她面前提到生老病死的話題,而她學會在她面前逞強著不露出虛弱的一面,直到她發現她壓抑著咳嗽聲的樣子會讓她更難受才作罷。

隨著年歲的增長,年齡的差距漸漸不像初見時那麼明顯,在頂著同樣斑白的髮絲時,甚至看不出有太大的差距。

但身體狀況終究有一定程度的差距,尹歌就像座逐漸壞去的老鐘,一次兩次的輕微故障還可以修理,當次數逐漸頻繁,就該知道誰也無力回天。

沒有忘記換上讓人安心的淺笑才推開房門,窗邊沐浴在柔和陽光下的人隨即正抱著隻灰白相間的小貓,輪廓被染成了金黃色,背光的身影有些朦朧,卻仍能從輕撫貓毛的動作感受到她的溫柔,一人一貓的畫面沉靜平穩的像部用慢鏡頭拍攝的老電影。

多年來朝夕相處的歲月無形中把眉眼渲染的柔和,那總是凌厲的眼神逐漸被老年人的慈祥替代之,笑的次數變多了,偶爾她們不經意的遇見昔日同窗時總會被調侃個幾句,怎麼樣才能把曾經不苟言笑的嚴師變成這樣呢。

而懵懂無知的小奶貓在步入晚年的人身旁成了鮮明的對比,哪怕是戒指的反光也能讓牠不亦樂乎的玩上好一陣子,然而伊藍卻突然覺得微弱的光芒頗為刺眼,刺的眼眶陣陣酸澀。

「妳還記得我們在雨中救的那幾隻貓嗎?現在說不定都有孫子了。」待到她走近才緩緩開口,仰起的面龐上掛著輕淺的笑意,尹歌用一種懷念的口吻喃喃自語道。

「有孫子的話再養幾隻吧。」饒富興味的看著一人一貓的互動,彎著眼說出口的話帶了點「妳想怎麼做都好」的寵溺,她知道她一向對貓有某種特別的迷戀,那麼多養幾隻也無妨,她喜歡就好。

而尹歌聞言竟然還認真的思考了下,才輕輕的搖搖頭。「算了,我生命裡的貓夠多了。」

「好像我們去到哪裡都跟貓滿有緣的,開始對妳有印象也是因為貓,還有那次去巴黎……啊,好想再去一次巴黎。」本來輕快的語調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再說不下去,最終以惋惜的慨嘆做結,些許失落在深褐色的眸子裡一閃而逝,然後便將目光轉移到正磨蹭著自己掌心撒嬌的貓上,幾縷垂落的髮絲半掩面容,她卻可以想像那張臉上的黯然——她何嘗沒有露出過那種表情。

半响凝固般的沉重。

彷彿想打破沉默般開了口,她卻赫然自己的語速難以抑制的加快,「我們當然可以再去一次。」本該是安慰的話卻因為她的慌張完全沒有說服力,越是強顏歡笑越露出一直以來竭力隱藏的心慌。「我是說,等妳好了——。」

「伊藍。」尚未說完的話被突然的擁抱打斷,畫面在一瞬間停格,她能感覺到尹歌輕輕的將額頭抵在她的肩膀上,環上腰際的手臂施了點力,無聲的阻止她繼續勉強自己說下去。「我愛妳。」

沙啞的嗓音微微顫抖著卻十分堅定,若是在從前她肯定會因為不擅於表達情感的她說出這種話而感到驚喜不已,此時此刻聽在耳裡卻像是細針刺在心尖上般隱隱作痛。

就像在告別一樣。

停留在舌尖的哽咽終究還是悄悄吞下肚,沒有去看對方的神情,而是闔上眼,回擁上擁抱過無數次的身軀,簡單的擁抱變得慎重,彷彿小心翼翼的珍惜每一寸肌膚的溫度,好封存到記憶裏時時懷念。

「我也是。」

评论
热度(1)

© 煙柳斷腸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