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柳斷腸處。

致那些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Plurk@g014a01a

;;Decade

;;Decade


/百合向注意
/伊藍(77)x 尹歌





她們的貓快要死了。

口筆處的毛髮變得斑白稀疏,曾經澄澈如天空般的藍眸也蒙上一層混濁的顏色,和多年前那個滿屋跑的小奶貓迥然不同。

略帶嘶啞的嗓音輕聲喵嗚著,伊藍伸手將老貓攬入懷中,已經佈滿皺紋的手指略顯僵硬的梳開糾結毛髮,就像那人常做的那樣。

傍晚時分添了點讓人昏昏欲睡的氛圍,貓兒在她規律的撫摸下發出滿足的咕嚕聲,恍惚中伊藍突然有了尹歌就在自己身邊的錯覺,一切都再熟悉不過。

有人說和喜歡的人做同樣的事會有種莫名的幸福感,就像是兩人變得同步一般,好像可以多貼近對方一點。
這本該是令人心頭一暖的生活情趣,卻成了她想她的唯一方式。


今天是,尹歌去世後的第十年。


/


伊藍知道她其實已經很幸福了。

多少人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卻因為緣分太淺無疾而終。
多少人翹首盼望愛慕的人總有一天會注意自己,最後卻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牽起另一隻手。

多少感情來不及說出口便胎死腹中。
她是何其幸運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盼到她,又是何其不幸不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二十一年的年齡差終究是鐵錚錚的事實。


她想起她們共度的第一個十年。

那年她事業剛起步,每天都忙的沒日沒夜的,被彷彿無窮盡的工作量逼的喘不過氣。
有時應酬喝的酩酊大醉,宿醉的早晨她總會早起煮好一鍋白粥,逼工作狂如她回去床上休息才安心去上班。

第二個十年她們的足跡踏遍了世界各地。
兩個人都不是安於待在故鄉的類型,像慣於漂泊的候鳥,有了點儲蓄,一有空就抱著旅遊書研究行程,總覺得不看看這個世界枉費此生。

第一站便去了陽光耀眼的南歐,她們像其他情侶般牽著手並肩齊步,讓成雙成對的腳印在潔白的沙灘下留下蜿蜒的記憶,鞋襪還險些被蔚藍海岸清澈的海水吞沒。

還有被霧籠罩的倫敦,終年的綿綿細雨有股說不出的浪漫,當兩人躲在同一把傘下時,伊藍總喜歡故意趁人閃神時冷不防落下一吻,哪怕蜻蜓點水般也能讓那向來冷靜的臉龐短暫的失了分寸,面有慍色卻無可奈何的神情她再喜歡不過。


她總喜歡挽著她的手,聽那比自己嬌小些許的身影侃侃而談每一座城市不為人知的過去。
並非她對歷史有興趣,只是單純的,喜歡聽她講話罷了。


——哪個皇帝和教宗爭執不休、哪位勇士願意為了美人犧牲一切。

故事的詳細情節她早已忘記,她只記得那人說話時認真的側臉,空氣中有新掘泥土和玫瑰的氣味,和煦微風吹亂了幾縷髮絲,陽光正好。


「為什麼會喜歡我。」她想起她們待在柏林的那晚,一向少碰酒精的戀人也喝了幾杯,孰料幾杯黃湯下肚後,就這麼不小心喝醉了。

收拾完一片狼藉後仍有幾分醉意的人靠在她肩頭,突然沒來由的這麼問她,被酒精弄的迷茫的深褐眸子讀不出情緒,嘴角卻隱約勾起自嘲般的笑。「愛上一個比妳大了一大截的人?莫名其妙。」

當下伊藍確實愣住了,不只因為突然拋出的問句,更因為那張臉龐上浮現了她從沒看過的情緒——混雜不安、畏懼和彷彿預見結局的失落。

「……因為妳很聰明,想法很特別,嘴上不饒人心卻比誰都軟,還有也許妳自己沒發現,妳充滿自信的樣子,很漂亮。」真要說的話其實可以給她千百個原因,但終究難以完整的構成一個理由來說明,於是她將人一把攬到懷裡,垂下頭顱在她的額角落下一吻,像對待孩子那般溫柔。「但如果說我為什麼喜歡妳的話,沒有為什麼。」

答案太長她得用一輩子來回答,而她也確實信守承諾。

年紀上的差距並沒有成為隔閡,第三個、第四個十年,她們一起走過了無數的黎明黃昏。
她用她的冷靜睿智引導她一步步成長。
她則為她的生活帶來源源不絕的年輕活力。
她們是互相扶持的情人,亦是互補盈虧的知己。

伊藍曾經完全不敢想像失去她是什麼樣的感受,但那一天真的到來時她卻意外的平靜,沒有預料中的哀痛欲絕,彷彿船過水無痕般,甚至告別式上她是最冷靜的那個。簡單的處理完後事,生活一樣得繼續過。

——她早已到了必須坦然接受死亡的年紀,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只是偶爾會感到寂寞,為了壅塞心頭的空虛感徹夜難眠。

只是視線所及每一樣事物都有她的影子,驀然回首卻人已不在。


只是這樣罷了。

日落後殘存的鵝黃色光線透過窗外乾枯的枝葉間灑落室內,微弱的斑斕光點無法驅散揮之不去的寒氣,她將貓抱的緊了些,彷彿想從牠身上再汲取些溫暖。

她想起她在最後一段時日時突然說要養貓,伊藍本擔心貓毛會對她的肺造成影響,卻拗不過人堅定的要求,現在想起或許是她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因此想讓這隻貓代替自己陪伴她吧。

只是如今連她唯一留下來的溫暖也即將逝去了。

懷中老貓的胸膛起伏越發微弱,她緩緩的閉起深藍眸子,曲著身子讓臉龐貼上貓毛茸茸的頭顱,用只有她自己聽得見的音量開口。「嘿。」她聽見自己的嗓音變得沙啞,視線所及的景象也變得朦朧起來。「如果有機會再看到她,請幫我跟她說。」







「我真的好想她。」

评论
热度(1)

© 煙柳斷腸處。 | Powered by LOFTER